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国内时事 > 正文

鹃组词,希尔顿酒店,桂圆和龙眼的区别-爱破涕-最好的身边故事和精编新闻

admin 0

李勣一句什么话,让武则天总算坐上皇后位?

贞观十七年(公元643年),李治立为皇太子,改封李勣为太子詹事兼左卫率,加位特进、同中书门下三品。李世民对他说:“我的儿子刚当上太子,卿原来是他的长史,现在把宫中的工作托付给卿,所以有这样的录用。尽管冤枉了卿的阶位、资格,可不要见责啊。”

李世民又曾经在空闲中设宴,边喝酒边对李勣说:“我预备把年幼的太子托付给大臣,想来想去没有比卿更适合的人。你曩昔不遗弃李密,现在莫非会有负于朕吗?”李勣拭泪致辞,还咬破手指,流出血来,但一瞬间就陶醉不醒了,李世民脱下自己的御服给他盖上,李勣就这样接受了唐太宗的托付。

贞观十八年(公元644年),唐太宗预备亲身征伐高丽,录用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,攻破盖牟、辽东、白崖等数城,又随从太宗摧毁了驻跸山下的敌阵。由于建功,又封李勣的一个儿子为郡公。

贞观二十年(公元646年),薛延陀的部落发作内争,朝廷下诏命李勣率二百名马队,乘便发起突厥的戎行前去征伐。李勣抵达乌德革建山,就打败了他们。薛延陀的大领袖梯真达官率部下屈服,薛延陀的可汗咄摩支往南逃窜到荒谷,朝廷差遣通事舍人萧嗣业招慰他的部下,送到京师,所以,漠北全都平定了。

贞观二十二年(公元648年),李勣转任太常卿,依然同中书门下三品。过了十天,又拜太子詹事。

贞观二十三年(公元649年),唐太宗卧病,对李治说:“你对李勣没有什么恩惠,我现在预备贬他为外官。我身后,你应当授给他仆射的官职,他就蒙受了你的恩惠,必定为你尽死力。”所以,唐太宗派李勣出任叠州都督。

李治即位为唐高宗,当月,召李勣入朝拜洛州刺史,接着又加封开府仪同三司,命他任同中书门下,参加掌握机要业务。这一年,又册拜为尚书左仆射。

永徽元年(公元650年),李勣上表央求革除自己仆射的职务,高宗仍是命他以开府仪同三司的职务,仍旧掌握政事。

永徽四年(公元653年),册拜为司空。最初在贞观年间,唐太宗由于他功勋卓著,曾在凌烟阁上为他画像,到这个时分,李治又指令为他画像,还亲身为画像作序。

永徽六年(公元655年),唐高宗李治欲废王皇后,立昭仪武氏为皇后。但朝中大臣对立,因而,李治问李勣:“‘朕计划立武昭仪为皇后,褚遂良固执己见,认为不行。褚遂良是顾命大臣,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呢?”李勣答复:“这是陛下的家事,何须更问外人!”有了李勣这句话,让李治坚决了废王立武的决计,而李勣也因而得到了李治和武则天的信赖。

显庆三年(公元658年),李勣随从唐高宗到东都洛阳,在路上抱病,高宗亲身慰劳。

麟德初年(公元664年),唐高宗预备东封泰山,诏封李勣为封禅大使,李勣伴随唐高宗一起东去。途中在滑州住宿,李勣的姐姐很早守寡,住在李勣的旧宅,武皇后亲临她的居处慰劳,赐给她衣服,还封她为东平郡君。李勣坠马伤脚,高宗亲身下问,把自己乘坐的马赐给他。

乾封元年(公元666年),高句丽权臣盖苏文病死,其子男生继掌国务,别的两个儿子男建、男产发问,驱赶男生。男生奔唐朝,央求唐朝出兵相助。

总章元年(公元668年),唐高宗录用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总管,率兵二万攻城略地,打到鸭绿江。男建派他的弟弟来反抗,李勣出兵打败了他。追逐敌军跑了二百里,抵达平壤城。男建封闭城门,不敢出战,敌军一切的城堡都惊骇不安,很多人离城逃走,来屈服的人川流不息。李勣又带兵围住平壤,辽东道副大总管刘仁轨、郝处俊,将军薛仁贵都在平壤会集,分路夹攻平壤,通过一个多月,霸占了平壤,俘虏高丽王高藏及男建、男产,切割高丽一切的城市,并入州县。此战,唐朝共获一百七十六城,六十九万七千户。至此,高句丽国灭,分其地置九个都督府,四十一州,一百县,设安东都护府统管整个高句丽旧地。

整军凯旋。唐高宗指令李勣顺路把高藏和男建先在昭陵举行献俘典礼,献俘的礼仪完毕后,整军进入京城,到太庙献俘。

总章二年(公元669年),李勣被加封太子太师,增赐封邑连同曾经的有一千一百户。这一年,李勣卧病,皇帝诏封李勣的弟弟晋州刺史李弼为司卫正卿,让他可以在京城照看哥哥。李勣与弟弟李弼特别和睦,家门以内,李勣严厉得像父亲相同。

自从李勣得了病,只要高宗和皇太子李弘送的药,他才拿来服用;家里请医师、巫师,他都不许进门。他的儿子与弟弟送药来,逼迫他服用,李勣就对他们说:“我只不过是山东的一个田夫,攀交英明的君主,过度占取富有,位置达到了三公的极点,年岁将近八十,这莫非不是命吗?寿数的长短必定是有期限的,怎么能随意就医求活命呢?”居然拒不服药。

有一天,李勣遽然对李弼说:“我的病好像略微好些了,可设酒宴来文娱一下。”所以,堂上女乐师吹打,檐下罗列着后代。酒宴完毕后,李勣对弟弟李弼说:“我估计自己一定是要死的,想与你诀别算了。恐怕你哀痛哭泣,骗你说病好像好些了,你不要哭,听我立规则。我看房玄龄、杜如晦、高季辅辛辛苦苦建成家业,立起门户,也期望把家业传给晚辈后代,成果都被愚笨的儿子败家荡尽。我有这些犬子,要托付给你,你可要加意防察,有操行不轨、交结凶恶的,当即打死,然后告诉我。又见人身后多埋藏黄金、宝玉,也不必这样。只用麻布掩盖的车,载我的棺木,棺中装殓用往常穿的衣服,只加朝服一套。身后如果有感觉,期望穿上它参见先帝。随葬的器物只做马五六匹,地宫里的帷帐用黑布做顶,四周围白纱,帐里放十个木偶,表明按照古礼用草人草马殉葬的意思,此外一物不必。姬妾以下,有子女乐意留下自己哺育的,听任自便,其他的全都放她们脱离。凶事办完,你就搬进我家寓居,抚恤小儿弱女。违反我的话的,就好像刺杀我的尸身。”说完后什么话也不再说了,李弼等遵行了他的遗言。

总章二年(公元669年)十二月初三日,李勣逝世,享年七十六岁。

唐高宗为他举行凶事,辍朝七日,赠太尉、扬州大都督,赐谥叫喊贞武,赐给棺木,让他陪葬在昭陵,命司平太常伯杨日方摄同文正卿监护凶事。到了下葬的那天,唐高宗到未央古城登楼为他送葬,望着灵车痛哭,并为他安顿祭拜。太子李弘也跟着高宗给李勣送葬,沉痛到极点,使左右的人都受到感动。皇帝指令百官送到旧城西北,所筑的坟都依卫青、霍去病的先例为准,模仿阴山、铁山及乌德革建山,用来赞誉他打败突厥、薛延陀的劳绩。

光宅元年(公元684年),李勣得以配享高宗庙受祭。

(本篇完)

分享到: